• 我在這個城市生活了二十幾年,第一次知道原來它也有這麼真誠和溫柔的時候。這個我甚至不願用女字邊的”她“形容的城市。—— 笛安 《告別天堂》

    4 claudiaemi Copy
  • 我轉過頭去看天楊,發現她奇怪的微笑著,”就是。怎麼這幫著人,都這麼沒種呢?"灰色的甯靜就像病毒一樣侵蝕她臉上的每一寸肌膚,“誰都只會講這種故事。到最後沒戲了就把‘死’搬出來,好像一‘死’就什麼都神聖了。騙人。‘死’又怎樣?有什麼了不起的。誰活到最後不是死啊?全是騙人的。—— 笛安 《告別天堂》

    4 claudiaemi Copy
  • "我真不明白這兩個孩子,那點想得癌症的?“這有什麼奇怪的。我在心里說,日子再艱難,人也找得到快樂。這跟勇敢和樂觀不搭界,這是本能。—— 笛安 《告別天堂》

    7 claudiaemi Copy
評論

可能感興趣的其他句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