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對世界之內的存在者,無論從存在者層次上加以描寫也好,還是從存在論上加以闡釋,這樣的做法中隨便哪一種都不著“世界”現象的邊際。—— 海德格爾 《存在與時間》

    7 hohimlau Copy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