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想我們在這兒已經很長時間了。我身上的肉還算健全。但有些老者已經形似骷髏,只是身上還粘連著幾片干癟的肌肉。不管怎樣,肌肉還能伸縮,一直處在運動狀態。我從沒見過我們當中有人老死,也許我們是不死的。對于我們,未來如同過去一樣是一片茫然。我似乎也不必操心現狀,因為時間並不緊迫倉促。死亡讓我變得從容。—— 艾薩克·馬里昂 《溫暖軀殼》

    1 ynuisfice Copy
評論

可能感興趣的其他句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