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溫暖的弦》[40] —— 安甯
《溫暖的弦》由安甯編寫,花山文藝出版社出版。
這是一個溫暖的故事,收藏一段失而複得的愛情。
願你相信,即使披荊斬棘,即使歲月漫漫,那個你守候的人,終將為你而來。
講述的是年少時稚嫩卻深刻的愛情,沒有因殘忍的分手消亡,卻讓兩個人在各自天涯的十年里,將那個禁忌的名字,養成了一道傷。即使身邊已有另一個人的陪伴,仍無法平息內心深處的思念。誰比誰更熬不住相思?是終于歸來的溫暖,還是用了十年時間布陣設局,誘她歸來的占南弦?男女之間的愛情,直似一場戰爭。不見硝煙彌漫,只需一記眼神、一抹微笑、一個親吻、一句告白,便殺得她丟盔棄甲,舉手投降。然而他卻立刻宣布結婚,與別個女人。
曾經的開始,曾經的結束
然後的重逢,然後的愛恨交織
他用盡了一切心機將她誘入一張網中
因為,他曾經指著她發誓 要讓她自動自覺,自己回到他的身邊
然而最終,她還是一而再令他失望了
他親手把她推進了機場的關檢口
文案:
這是一個溫暖的故事,收藏一段失而複得的愛情。
願你相信,即使披荊斬棘,即使歲月漫漫,那個你守候的人,終將為你而來。
楔子:
此後幽然的夜 還有吟游的詩人縹緲地唱嗎?
曾經 徘徊在指尖撫彎的眉角
那些溫暖纏身的氣息
誰 曾用心一絲一弦地敲擊
此後模糊的翼 還有刻骨的暗花虛無地開嗎?
曾經 游離在深海如盲的天使
潛入森林古堡悲涼的歌跡
誰 曾用心一片一葉地編織
此後寒涼的菩提 還有明滅的香氣掠風拂塵嗎?
曾經 纖紗掩臉驛路候等的離人
佛煙縈落樹底無盡的黃昏
誰 曾用心一枝一瓣地覓尋 此後半垂...
此後半垂的柔眸 還有嫣然笑睫媚如青山麼?
曾經 跨過三江煙火零落的帆舟
沉沒浮云在水天的盡頭
誰 曾用心一簾一幕地畫起
爾後 又一筆一滴勾銷了記憶
誰 曾無言折下岸邊紫槐
任曉風吹落斜陽里一影一身
只聞 輕行無夢的歎息很深的夜
深得情緒徘徊在迷糊邊緣
人明明渴睡,然而無聲未眠是未能被化改的習慣,漫無目的地讓心在孤清音色中靜靜游蕩,不知是誰在低低吟唱,那首並不傳世的無夢行歌。
很多年前,問自己,你要什麼?答曰,想要人寵,要呵護,要飛翔的自由,還要對方坦然而真實地說,他愛我。
任何放不下面子千絲萬縷思前想後的躊躇,都會教人失望。
很多年後,問自己,你要什麼?不記得哪里看來,當男子開口說娶你已是對女子的最大恭維。
記憶淡而未忘,哪一年摘下的最初的那枚戒指?而今已不知棄置何方。
原來還以為,很清楚自己要什麼,從懵懂無知到踏過生關死劫後才明白,其實是一直都不曾清楚過。
那樣的迷茫不知,也有可能,是因多少年後始終兩手空空。
由是想起從前,一位安姓女子說:愛一個人,一定要愛他在現在,千萬不要去想愛將來。
真切體會到這個道理,是在年少鑄成不曾或忘的大錯之後。
突如其來的割裂,不留余地,不求路退,事隔多年才懂得吃驚當時的沖動和絕然,終究大悔,卻已連道歉都再無機會。
深刻的教訓跟隨了半世,在夢境與現實中縈身不去。
想要什麼?被周公拖入睡界邊緣的意識不肯認真挑揀回旋,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,若硬要給出一個答案,那麼或者,有些東西總是在周而複始中一次次回到原點。
也許是要人寵,要呵護,想擁有棲息在某個胸膛內飛翔的自由,還渴望對方在耳邊一遍遍動情地說:我無你不可,你是我此生不變的唯一。
中間多少年也許便是白活,原來已返璞歸真。
所想要的,不過如從前一樣簡單。
暗蕩簾外,一窗無月。
夜,真的很深,很深了。

上一辑: - 《來自風平浪靜的明天》[79]
下一辑: 安甯 - 《一個人怕孤獨,兩個人怕辜負》[2]